白黎&毒Drug 公告
✄禁止盜文、圖。

www莫名其妙的爆字的赤黑妖怪篇ww
不知道接下來各為想看誰的呢?(剩黃黑、紫黑、綠黑)可以告訴我喔(呦!)
等奇蹟的cp都解決掉,歡迎點文(黑籃或特傳各cp都可以)其實要先點也ok啦XDD

  ※ ※

  在體育館的對話結束後,赤司確實給了他空間讓他想,不過那奇怪的笑容真的讓他覺得不舒服。

  拜託,誰來帶走那一直盯著他、盯到讓他發毛發寒的隊長大人吧!

  黑子哲也第一次,如此虔誠的祈禱。不過,天似乎不是站在他那一方的,赤司依舊用詭異的眼神看著他。

  不過黑子不會說是天不顧他,而是赤司恐怖到連天都要順他。


  「哲也,喝杯飲料吧。」赤司在訓練結束後朝黑子走了過來。


  黑子真的搞不懂,他為什麼這麼容易就被一杯奶昔給拐走呢?

  重點是拐的人是赤司隊長大人!

  「吶、哲也,你會討厭我嗎?」赤司像小女生聊心事般一手撐頭一手攪著飲料的吸管,眼神東看西看,就是不看黑子。

  「……」你夠了喔,赤司!

  黑子完全不知道他家隊長還有這種奇怪的個性!真的是有夠恐怖!

  「不跟你玩笑了。」赤司突然坐直身子,慢慢說道。

  黑子真的覺得他們的赤司隊長人格真的有問題。

  「你知道嗎?」赤司面帶微笑,「當你對我說,不管我變得如何,我還是我的時候,我真的很高興。」

  「……」

  「畢竟,我不是人,從小就被害怕。」


  要追溯到赤司出身時,恐怕要講到幾百年前了。

  那時候時代還沒有進步,依舊是怪、力、亂、神的時代,而赤司就是在那混亂卻又極度信仰的時代誕生。

  頭一百年,赤司還小會化為人類小孩到處的玩耍。

  但他很快就發現,那些人類不安好心。

  獸形時他有一身漂亮的豔紅毛皮,而化人時理所當然也會有,再加上他還有一雙漂亮的金眼。那時候擁有外國血統的可是少之又少,而那時的黑市卻十分盛行。

  很多人想抓他,卻徒勞無功,很快的他們就放棄。接著赤司再也不到人類村子玩了。他只是待在山林中認真的修練。

  接下來的兩百年都沒什麼事,但卻在赤司出生的第四百年,人類帶著大量的先進配備,大舉砍伐森林樹木,搗毀他們的生存之地。

  他的父母也在那時候逝去。妖怪死後,就什麼也不剩。

  赤司僅能看著自燃成灰燼的遺骸落淚。他很怨恨人類,所以當人類再次侵入屬於他們的領地時,赤司與其他妖怪不再只是威嚇而已。他們的爪是他們的武器,利刃穿過胸膛勾出的是血肉。

  那一天,山林的土地浸染了血,赤司的眼也被血色所染,每當他殺一個人,右眼的紅便越發深沉,直到他的眼,變得宛如暗沉乾涸不再流動的血液,才停止。

  族中老一輩的人都說那是罪業,就算是妖怪,也是有因有果之論。

  赤司那時只能恥笑,如果沒有他,他們還能活?如果沒有他,依舊有人會擔下罪孽了。

  『不要再拖族人下水了,罪孽就由我擔。』

  更何況,他沒有可以守護的對象了。

  赤司在那時候成了人見人怕的殺神,其實他也知道,族中也有人在懼怕他,但他沒有想過是如此。

  那一日,風不鳴草不擺,赤司阻擋了人人類的入侵後,一身血色的回到了族群的所在地,卻可笑的發現,他被趕出來了。

  『你是連我們都害怕的怪物。』宛如咒罵,雖然那人只是用平淡的語氣說著,『你在待下去,族裡也沒一天是安寧,離開這片山,人類我們會趕走的。』

  『但不會是殺了他們。』

  赤司頭一次發現,他一直以來都只是為他們付出時間罷了,哪怕妖怪的時間有千年、萬年之久?短短的百年也是他所後悔的浪費。

  赤司看見了族人眼中的害怕、恐懼,與絕大部份的得意、不屑。

  他很早就知道,族中有很多人對於他像是救世祖般拯救其娛的族人,有很大的意見──憑什麼只有他出頭。今天終於發做了嗎?

  赤司笑了,笑得很張狂,他開口道,『沒有我,看你們如何生存。』

  然後他離開,再也沒有回來過。在數隔幾年後,他聽聞他的出身地在他離開後不到一年就消失,餘族四處竄逃──雖說是餘族,但也是剩能力比較高的五、六個族人罷了。

  可笑,一開始誰如此囂狂?

  妖怪就如同人類一般,有著無比的嫉妒、怨恨、羨慕,還有慾望。

  他的族人是因為自身的嫉妒心作祟,還有那妄想得到族人看重的慾望,而趕他走,但卻沒想到這舉動招惹了後續連綿不絕的麻煩。

  赤司不再保護大地與他的族人,而是保護自己所生存的一個角落。

  數百年,他以不同人的身份,支撐他在人類世界所建立的繁華,一代又一代,但他卻可悲的發現,他好孤獨。

  直到他看到了一群學生在路上的嬉鬧,他突然想,那如果他變成學生是否可以取得一點點的歸屬感?

  然後,他遇到了隊中的一群人,還有坐在他對面的黑子哲也。


  「……」黑子看著他,眼中沒有興起一點波瀾──連一點同情也沒有,赤司也不需要同情。

  「哲也都不需要安慰我一下喔。」

  黑子看他,然後慢慢說著,「……我知道赤司君不需要安慰,更不需要同情,因為事情已經過了。」

  呵、對啊,事情已經過了,為什麼還要糾結於過去?

     他──赤司征十郎,不會看著過去,而是看著前方大步行走。

     他所看得不是記憶,而是未來。

  ※ ※

  「那、哲也,我要的回應呢?」赤司笑得燦爛,「我的回答只有要、是、好、我願意的同義詞,沒有不要的同義詞喔。」

  「……」

  ※ ※

  風過水無痕,這樣就好。該忘的就忘,何必拘泥於那些時光,他只願意看向前方。他不會向過去後悔,因為他早就說過了,他有現在、有未來。

  更何況,他有所愛的人。

真的沒啦XD

就各位自行腦補是否有在一起啦(其實問我也可以)←喂

文章標籤

白黎 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  ※ ※

 

  褚冥漾處理完那邊的事後,就迅速的回到家中,但感覺卻更像是逃回來。

 

  一屁股坐在沙發上,褚冥漾看向潔白的天花板。

 

  其實他跟守世界的關係在很早之前是很淡的,但近幾年卻因為無殿的扇頻繁的騷擾,加上本身太久沒有動手也有點癢,接了一些小任務,才跟守世界有些連結。但基本上,褚冥漾依舊很討厭那邊。

 

  想到那些事與那個讓人厭煩的扇,褚冥漾暗自咬了咬牙。

 

  嘴上雖然說不去那邊讀書,但其實他的心裡還是有一絲絲的渴望,希望有人真的能記得他,而不是對他的記憶像風過水無痕,只是一時的漣漪。

 

  「或許可以試試呢……Atlantis……」褚冥漾看著自己的手,喃喃道。

 

 

  他還記得曾經有人告訴過他一句話,儘管那人早在好幾年前就消失,但他依舊記得。

 

  『未來不是靠別人也不是靠運氣,而是靠著自己的雙手雙腳一步步親自打造。』

 

  那人在對他說者些話的時候,露出了燦爛的笑容,但卻掩飾不住眼中的疲憊。

 

  『記好了,我們不會向任何人低頭,因為我們不該如此。』那人說著。

 

  『世界不是只為了那些被捧在手心中的人們而建,儘管是我們依舊能夠處在一小片陰影之下。

 

  褚冥漾想起了他的族人,跟他流著同種血脈的人,一個個死去,有些人甚至還沒有成年、真正的看過燦陽之下的世界。

 

  如果說神給他們帶來的滅亡是詛咒,但卻也是一種慶幸。因為他們不用看著一個個至親的朋友,在一個轉身之後,便忘了上一秒他們是如此的友好。

 

  轉身之前,記憶刻骨;轉身之後,猶如流水。

 

 

  褚冥漾的眼神閃爍了下,然後用移送陣捎了一道消息過去。

 

  他知道該怎麼做了,或許相信一次,也不是壞事?

 

  ※ ※

 

  扇的速度很快,在褚冥漾發了消息的隔天的一大早便看見扇來敲響他家的大門了。

 

  好在她還記得要走門。褚冥漾黑著一張臉放人進門。

 

  一進門,扇馬上開心的跳上沙發,在上面興奮的亂蹦,揮著手上的紙袋,開心的說,「喔、親愛的漾漾終於想通了,你終於要回歸守世界的懷抱了!」

 

  褚冥漾冷著一張臉搶過紙袋,開始看起裡面的東西,說:「沒你的事了,妳可以滾了。」

 

  「嗚、漾漾狠心。」

 

  褚冥漾抬眸,,「對妳?如此就好。」

 

  「還有、世界的懷抱,不屬於我,不管現在或未來。」

 

  原本很開心的扇停下了在沙發亂跳的舉動,眼中帶著一絲的悲傷說著,「你還是不原諒嗎?」

 

  「我不會為了不必傷神的事而煩惱。」是的,他從來不會。

 

  因為他很清楚的明白,需要有黑,才會有白。但他不能原諒的是,那些害怕他們力量的人。

 

  褚冥漾的眼中閃過一絲殺氣。

 

  「妳回去吧。」很明顯的趕人。

 

  扇跳下沙發,腳底下出現了一個繁複的法陣,在她離開前,她輕輕的說,「不要再為那些事而悲傷了,那些人、也付出代價了。」

 

  褚冥漾正翻閱介紹的手頓了下。

 

  然後,扇被法陣的光芒所包圍,離開了。

 

  是啊,他們付出代價了,但比他的族人付出的遠遠的還少啊。褚冥漾笑著想,眼中是無盡的悲傷。

 

  ※ ※

文章標籤

白黎 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今天雙更求獎勵www

  ※ ※

 

  『叮鈴──』隨著門的打開,一股雖然小量但還是感覺的到的氣息竄了進來。

 

  褚冥漾正為客人倒水的手頓了下後,便繼續動作。黑袍嗎?褚冥漾的嘴角勾起笑。如果他沒有記錯,防火巷的等級不是被列為B嗎?真沒想到會是黑袍接任務,如果他沒有看錯,那個黑袍的搭檔是紫袍吧?

 

  「點餐。」夏碎舉起手,輕聲示意。

 

  褚冥漾看了下四周,確定其他服務生有點忙後,便快步走了上去,面帶微笑問著,「您好,請問要點什麼?」

 

  夏碎流利的說出了自己與冰炎所點的餐後,又追加了兩杯飲料,才面帶微笑的說謝謝。

 

  褚冥漾微笑的看著他們兩個,張開唇低聲說著:「味道,帶進來了。」隨後帶著挑釁的笑走向廚房點餐。

 

 

  冰炎與夏碎愣了下後,馬上回過神來在身上多下了道結界。他們知道,在剛才的任務時,身上沾到了腐屍的味道,但那種味道基本上是不會被普通人聞道的。皺眉,冰炎想了下剛才服務生的微笑,只能說一整個詭異。

 

  是在挑釁嗎?冰炎不屑的勾起笑,看剛才那人的眼神,很明顯就是知道他們是什麼人。好啊、就給你挑釁。

 

  冰炎危險的想,那就讓我看一下,你的能耐吧。

 

  「冰炎,他會是……?」夏碎看著自家搭檔面癱的臉露出了奇怪的微笑後,問道,語氣有些不確定。

 

  「嗯。」冰炎算是給了正面的回答,「他根本在挑釁!」

 

  「……」在冰炎無語了許多次後,終於讓夏碎也無言了。

 

  ※ ※

 

  褚冥漾噙著笑,看著來堵他下班的黑袍。

 

  他開門見山的說了,「你們是無殿派的吧。」

 

  冰炎挑眉,不語。

 

  「喔?」褚冥漾笑了,「那是不是要動手才要說呢?」

 

  「說真的,我不想跟黑袍還有紫袍動手。」

 

  嘴上如此說著,但褚冥漾的身體卻像箭般筆直的往冰炎衝去,卻又突然的停下,手裡握著一柄不知何時出現的短刃。短刃抵在冰炎的頸邊,褚冥漾又說,「到底是或不是呢?」

 

  冰炎的眼神透著驚訝,卻又不說。就算他連手都還沒動就被制服,但他畢竟是黑袍,他還是有身高等袍級的尊嚴。

 

  而一旁的夏碎想上前幫忙,卻發現他無法動。連他也在一時間被釘住,那黑髮服務生的力量到底是多麼強悍?

 

  「嗤。」褚冥漾不爽的說著,「煩死了,那邊送來的、真是一個比一個倔。」

 

  果然有什麼上司,就有什麼下屬嗎?褚冥漾想。

 

  黑眸閃過一絲光芒,他用空著的那隻手彈了個響指。冰炎與夏碎偽裝便失去了效果,褚冥漾看著冰炎的白髮與額際的紅,原本就不爽的心情,更是往上大大的提升。

 

  是那傢伙的後代嗎?

 

  然後褚冥漾眼神一暗,隨後放倒兩人。

 

  看著軟倒在地的冰炎一眼,他口中低唸咒語,漂亮的紋路出現在他腳底下。

 

  那巨大的法陣,是極少人知曉的大型消除咒。

 

  「看來這裡不能繼續工作了呢。」褚冥漾看著陣法的轉動低語,他踩了腳下的法陣幾下,原本就頗大的陣,越發巨大。

 

  好在他今天領薪水,至少不是白工。他安慰的想。

 

  「都忘了吧。」褚冥漾唸著,他腳下的陣法越發燦爛,「忘卻,你們不該所記起之人。」

 

  他不該被記得,僅是如此。

 

  ※ ※

 很想在這句”「……」在冰炎無語了許多次後,終於讓夏碎也無言了。“後頭打上「真是可喜可賀、可喜可賀。」(艸)

 求聊天ww求加櫃www 

文章標籤

白黎 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對了,我有說過嗎?

妖怪祭典並不是每一篇都被抓然後血祭,而是『妖怪祭典』為百妖出,慶典

也就是妖怪眾出的日子的歡樂儀式(?),其實我也不會說啦,看了就知道。

and,結果沒人知道那句話代表什麼意思QwQ(我要讓你染上,我的顏色。)

 

【黑籃】妖怪祭典(赤黑)

 

  我要讓你染上,我的顏色。

 

文章標籤

白黎 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※有人死,注意!

 

文章標籤

白黎 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1 2345